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 > 不良鲜妻有点甜

《不良鲜妻有点甜》

第1章 她考进来了

作者:悠淘淘 分类:言情 完结 更新时间:2022-09-12 17:58

9月,开学季。

A市,S大,一所令无数莘莘学子心神向往的985重点大学。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最后一天,人山人海的校门处,有一位身穿粉色上衣色碎花裙的女生格外的引人注目。

她有着一头及腰的黑直发,微风轻拂间,她那斜留的刘海随风微微飘动,修剪精致的秀眉之下,是一双动人的美目,有着秋水般的清澈,纯净的纤尘不染,却又泛着浅浅的笑意。精致如画的五官配上线条柔和的鹅蛋脸,可以说是美的太犯规了。

她左手拉着一个淡粉色拉杆行李箱,右手提着一个橘黄色施行包,背上还背着一个黑色双肩包,站在校门前左右张望着,貌似在寻找着什么人。

目光落到眼前校门上那几个仿佛烫了金的校名。白妍嘴角一撇:切,这所大学并没有多难进啊,谭龙飞你其实也没有多了不起嘛,只要我白妍想,赶超你是分分钟的事……

掏出手机有些不太情愿的拨通了那个保存三年却一直没在最近通话列表中出现过的号码。

“……嗯,我到了,在南大门这边。”

南区18号宿舍楼,男生309寝室。

谭龙飞有些不爽的扯了扯嘴,起身爬下床。

“哟,你是要去约哪个小学妹啊?”邻床的室友A一脸八卦的探头问道。

谭龙飞:“一个老乡。嗯……以前的邻居,今年刚考进来的。”

“哎呀,该不会是青梅竹马吧?”隔壁床的室友B挑了挑眉,表情微欠,“你老家离这里近千里,离这么远都追来了……”

谭龙飞;“别胡说,就是很普通的邻里关系。”

室友B哦了一声,又问:“长得好看吗?是不是我喜欢的漂亮小姐姐类型?”

谭龙飞:“我都三年多没过她了,印象中长得也就那样,一般般吧。性格倒是意外的糟糕,典型的叛逆少女,我还正奇怪着她是怎么考进来的。”

室友B微讶:“这么不待见,那你还顶大太阳去接她?这里离最近的校门至于都要走二十分种好不好……”

“没办法啊,她妈妈生前跟我妈是好姐妹,小时候我就一直被我妈强迫着迁让她照顾她,要不是我爸不喜欢她,依我妈那性子,没准还真能做出逼我和她订娃娃亲这种可笑的事情来……刚好我现在也要去一趟图书馆借几本书,就顺便去接一下她罗,省得回头我妈念叨。”换好衣服的谭龙飞怨气满满的的拿起桌上的钥匙与手机走出寝室。

宿舍门左手边的床上,一个靠墙而坐戴着耳机的男生拿下覆盖在脸上的书本,露出一张让人惊艳的脸,那双似湖水般深邃又泛着冷意的眼眸淡淡的瞟了门一眼,嘴角微微一撇:既然不待见还穿得这么有型有款,这不明显打着备胎多显魅力的算盘?

将手中的课书再次覆上脸,腹诽着:遇上飞哥这种男人,温柔则变成一把钝刀子,刀刃是虚假的希望,一切边开伤口,一边给予平创的良药……想到这,他嘴角一弯:噫,我居然突然间有点同情起那位小学妹了~

“高少,你中午吃什么?要一起去食堂不,这会儿过去估计人还不会很多。”邻床的室友B暂停了手中的游戏,转头看向他这边问道。

“我刚订了一家海鲜楼,等下我……”

“哎呀呀,就说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高少再怎么说也是集团少爷出身,舌头金贵着呢,怎么可能看得上食堂那菜色。认识的这两年里,你见他踏进过食堂几次?得,等我这章看完陪你去吧。”不等他把话说完,对面床的室友A便用一副有钱就是罪的口吻蛮横的终结了这场短暂的对话。

覆盖在书本下的俊眸微微眯了眯,有些无奈的将原本想说的‘我请你们去吃’六个字给咽了回去。

算了,等下还是自己一个人去吃吧。

阳光照得白妍有点发蒙,等了老半天终于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闪入了眼帘,她急忙挥手提醒。

来人正是谭龙飞。

“学长,三年不见,你又帅了不少啊。”

“你是……小妍?”谭龙飞表示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啊,眼前这位长相甜美气质清纯的女生……真的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头发挑染了至少三四种颜色跟鸡尾巴有得一拼,不是衬衫配马甲就阔腿裤搭宽腰带要不就整个露脐装配条纹过膝筒袜,两只手的指甲不是红得发亮就是黑的吓人,脖子上挂的不是夸张的闪亮片就是伪信仰的十字架的杀马特少女?

“嗯。”白君妍很乖巧很温柔的点了点头。

巧笑娉婷,美目盼兮,谭龙飞当即看傻了眼。

回神过后,他主动伸手接过她手中的旅行包,“东西很重吧,我帮你提。”

“嗯,谢谢学长。”

“还是叫我飞哥吧。”

“嗯,好的。”

“你是以多少的成绩考进来的?”

“635。”

谭龙飞猛地嘴角一抽,就连脚步都有点晃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学校好大啊,女生宿舍离这里还有多远?太阳好晒,走的好累啊~”刻意忽视他的问题,白君妍将手当成扇子来回轻扇着,白皙娇嫩的脸颊在阳光的照射下渗出了一层细汗。

这一瞬,谭龙飞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胸膛了。

他伸手指了指前面一座上世纪八十年代风格的建筑,对她说道:“这里离你们女生宿舍还要走十分钟,那边就是我们院的电教,树多阳光少,要不你先到那里坐一会,我去给你买瓶冰的饮料?”

“嗯,好的。”白妍冲着他甜甜一笑。

找了一条比较干净的石椅,在帮她把行李妥当的放置一边后,谭龙飞带着怦乱的心飘然离开。

目送着他离去,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白妍轻啐了一声,一脸嫌弃的说着:“啧,我还以为你的格调有多高呢,骚来骚去,还是逃不过看脸的俗套。以前是镇子太小帅哥太少外加年纪小见识少,才会觉得你帅得惨绝人寰,现在一看,简直就是丑得一批……”

眼睛眨巴了几下,咦,她怎么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