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 >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第二章 我一定会回来的

作者:姜悔 分类:言情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2-09-12 18:05

2000年的春天似乎比以前来得要晚一些,开学都半个月,校服里面都还要塞两件毛衣。放学后温婉拎起书包直奔停车棚,今天叶深最后一节课是体育,比平常放学早些。

这两天她有点感冒,穿着高领毛衣,把小巧的下巴藏进毛衣里。叶深已经推出车在等她,她爬上自行车的后座,叶深哼哧哼哧踩着车走。下午刚下了雨,地面还很湿滑,叶深一面踩,一面问温婉:“你最近是不是又长胖了?怎么这么重?”

“啊?”这个年纪的女生对体重很敏感,尤其是温婉,听到这话很懊恼:“真的吗?那怎么办?我下个月就要艺考了?”

叶深严肃地说:“真的。”

上高中以后,叶深的身量一个劲儿往上窜,温婉长得快,他长得更快,温婉在苏州一众小鸟依人的女生里就已经鹤立鸡群。偏偏还只到叶深肩头,坐在自行车后面,他的阴影几乎笼罩了她全部的身躯。

苏州河边有很多茶楼,白墙黑瓦,绿河青石,一盖碗绿茶,两盘葵花籽,一群老头老太太摇着扇子听茶楼里头发三七分的先生端着琵琶唱评弹。

“来了来了,快准备。”林煜方一看到前方叶深的车,就知道温婉到了,急急忙忙招呼身后一群喽罗,李三胖体重有些超标,行动迟缓,正蹲下去插音箱插头,屁股上就挨了一脚:“李三胖,你搞快些,人都要过去了。”

林煜方把声音开到最大,喧闹的前奏轰走了好几个坐在河栏上玩牌的老爷爷。他们声音太大,吵得听不清说话。温婉和叶深的自行车刚打茶楼经过,就传来林煜方鬼哭狼嚎的歌声:“她总是只留下电话号码,从不肯让你送她回家。”

高中温婉是学校数一数二标致的女生,有些胆大的男同学会在茶楼下抱着吉他又跳又唱草蜢红得发紫的《失恋阵线联盟》,而林煜方是其中翘楚,温婉已经在这里碰到过他两回了。林煜方一身皮相长得不错,唱歌也还可以,这样一来,显得后面给他伴舞的李三胖等人有些笨拙。

茶楼老板提着笤帚出来将他们赶了个鸡飞狗跳。温婉捂着嘴咯咯笑,“阿深,你看他快掉进河里了。”

叶深闻言,自行车踩得飞快,身后扑棱扑棱传来落水声,其中还夹杂着林煜方视死如归的呼唤:“我一定会回来的。”

温婉回过头,只看到河里压起了一串激烈的水花。他们转了个弯,喧嚣彻底被甩到脑后去了。巷子里的人家炊烟起,总有老人坐在家门口开着半导收音机,唱词已不明,声声琵琶音深入骨髓,自行车轮子溅起水氹里的积水洒了老人一身,他也不恼,只说,“娃,慢点儿。”

温婉吓得抓紧他腰侧的衣服,“你骑这么快干什么?”

他耳根微微发烫,沉着声音说,“今天作业多,我想早点回去。”

温婉点了点头,“对了,今天陈老师找我了。”

“为什么?”

温婉有点苦恼:“因为大学志愿的事情,他说我的专业课成绩没有问题,可是文化太差了,恐怕考不上什么好学校。”

九十年代从国外刮来了一阵媚洋风,同学们腰间纷纷别了随身听,摇头晃耳听新摇滚、听后现代的歌。温婉是其中的另类,她没事就爱往苏州河边的茶楼里钻,听老先生唱评弹小曲,时不时还要哼两句。

高中入学才艺表演她唱了一段《珍珠塔》,好几个评委听得昏昏欲睡,唯独六十九岁即将退休的李老师眼含泪狂,拉过她的手连连叫,“闺女,唱得真好。”

李老师挑了她做关门弟子,平常白天她在学校上文化课,下午放学吃过晚饭后就去李老师家里学戏。从此园子里从早到晚也充斥着戏剧的声音,温婉在拱门下练功吊嗓忙得不亦乐乎。

唱戏是个极其费精力的专业,她的文化课糟糕得一塌糊涂。

叶深抿了抿唇:“等你艺考之后我给你补习文化课。”

“好啊,为什么你的成绩这么好呢!”温婉有些不解:“对了,你准备去哪里念大学?”

叶深顿了顿,说,“应该是去北京吧?想去那里念考古,这几年好一点的考古类学校都在北京。”

寻园两大怪,一个是温婉,另一个是叶深。一个被戏剧迷得五迷三道的,园子里来了一拨又一拨演艺公司的人请她去唱流行歌,她偏爱唱老得掉牙的京剧。还有一个是叶深,别的孩子都缠着老妈要买最新款的游戏机,他所有的零花钱都花在了文庙的文玩上,上了高中更是一门心思想要去学考古。

温婉兴奋起来,“真的吗?我也想去北京念大学,可是陈老师说我的文化课很悬,可能上不了,让我考虑一下上海戏剧学院。”

他一嗤,“你要去演戏?”

温婉头高高一扬,“我才不去演戏,我要唱一辈子的戏。”

说着,吊了吊嗓子,又唱了首高亢的《将军令》。